图片 1

图片 2

短短8个月,Demna
Gvasalia迅速从初露锋芒成为话题王子。由他引发的最新热搜事件听来匪夷所思:这位以街头风见长的年轻设计师即将发布首个高定系列。

Vetements联合创始人Demna
Gvasalia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该品牌产品价格确实偏贵。图为售价195英镑的Vetements
DHL T恤。

图为售价1470英镑的Vetements x Levi’s牛仔裤

按照惯例,巴黎高级时装工会(la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每季都会邀请行业中的佼佼者以嘉宾身份出席高定周。今年1月首登巴黎高定发布秀场的中国设计师郭培便是其中之一。不久前,工会公布了下一季的“新面孔”,Vetements赫然在列。

时尚头条网报道:35岁的Demna
Gvasalia是法国品牌Vetements联合创始人,也是巴黎世家艺术总监和目前时尚界谈论最多的男人之一。他设计的服装和配饰被认为颠覆了时尚,甚至是同款手袋也攫取了相当高的关注度,近日针对一些品牌的争议,他接受了国外媒体采访做了一些回应。

文 | 周惠宁

尽管7月高定周通常展示是秋季系列,可Vetements计划送上T台的却是2017年春季系列。“品牌已经展示过秋冬系列了,”Vetements发言人告诉《女装日报》。她还透露称,7月的高定造型将为非常厚重,“这一系列将包含Vetements标志性元素,以此对高级定制进行解读”。

Vetements带有DHL logo的黄色T恤,现在已是令人疯狂的售罄单品,不过Demna
Gvasali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暗示Vetements价格偏贵,我的朋友经常买不起衣服,像我自己也经常穿样品,我更愿意省钱去度假
,Demna Gvasalia无奈的这样表示。

在时尚业界,Vetements永远不缺话题性。

Demna
Gvasalia的经典时装有哪些呢?胸前标着“DHL”的黄色T恤、背后写着“Vetements”的黑色雨衣、宽松不羁的套头衫与牛仔裤……这些价格不菲的衣服在各大时装媒体、博主推波助澜下变成爆红款。品牌创立不到3年,就轻松地进驻全球200多家店铺。

图为设计师Demna Gvasalia

日前,由英国《金融时报》发起的FT奢侈品商业论坛在葡萄牙的里斯本举行,一条定价超过1400多英镑的牛仔裤令Vetements成为会上最具议论性的话题之一。

从商业角度而言,Vetements无疑是成功的。Demna Gvasalia面对时尚评论人Cathy
Horyn时说道:“我们把自己看做一家贩售商品的超市。”他解释说,每六个月一季的速度很容易让人心力交瘁,“我明白商业一词在时尚界带有贬义,但我们想要做卖得出去的衣服。”

对于街头风格的产品,Vetements牛仔裤价售价高达800英镑,Demna
Gvasalia也羞怯的坦承:一开始非常困难,我们是小品牌,而你必须与生产工厂就数量和无理的价格进行抗争。

Vetements由Demna和Guram Gvasalia两兄弟于2014年创立,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目前是巴黎世家艺术总监和时尚界谈论最多的男人之一。凭借带有DHL
logo的黄色T恤,Vetemnets迅速引爆时尚圈,与奢侈品定价无异的休闲装成为时尚博主与名人争相拥有的爆款,短短三年便实现了销售额超过1亿欧元的目标。

于是,DHL
T恤虽然开价330美元,雨衣售价1000美元,可愿意买单的潮客络绎不绝。问题在于,爆款除了价格不菲外,很难从它们身上看出足够撑起大皇宫高定秀场的潜质。或许是以定制出身的老牌时装屋巴黎世家给了他设计高定的底气?

由于Vetements的价格远高于一般的街头风格品牌,Demna
Gvasalia透露没有在潮流滑板店出售这套服装给青少年和20多岁的年轻人,反而供给世界上最高级的商店如多佛街市场,直接卖给喜欢买奢侈品牌的成人。不过他表示,品牌的终极目标是能够供应不同价格范围的单品。

除了价格高、产品稀缺外,Vetements还以与众多品牌推出合作系列闻名,目前与其合作的品牌共有20个,包括Schott、Reebok和Juicy
Couture等,最新的合作品牌则是Levi’s。

去年10月,巴黎世家任命Demna Gvasalia将接替Alexander
Wang入主设计部门。这位拥有格鲁吉亚血统的设计师在进入巴黎世家之前,虽然曾在Louis
Vuitton和Maison
Margiela就任,但尚未有机会接触高级定制。他自己不止一次对媒体表示,自己希望能“将品牌传承的高定文化与个人美学理念融合在一起”。

Demna
Gvasalia在格鲁吉亚和德国长大,在安特卫普学习时装设计,曾与男装设计师和前卫的Antwerp
6成员Walter van Beirendonck工作。他曾加入Maison Martin
Margiela,在那里爱上了解构服装元素,这家公司也是许多Vetements团队成员曾工作过的地方。他随后在Louis
Vuitton的Marc Jacobs工作,和Marc
Jacobs在一起,我学会了如何制造乐趣。相比之下,与Marc Jacobs继任者现Louis
Vuitton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ere工作就像是在实验室内,非常严谨、精确和完美。

值得关注的是,原本很普通的产品在冠以Vetements的名义后,价格被提升至新的高度,例如一对Vetements
x Reebok的袜子售价为60英镑,Vetements x Juicy
Couture的丝绒运动裤标价795英镑,而Vetements与Levi’s的露臀牛仔裤价格更高达1470英镑,相当于一个Gucci手袋的价格。

当初,巴黎世家创始人Cristobal
Balenciaga从西班牙转战巴黎时装界后,为自己挣得“毕加索式时装”的美誉——人们能他的衣服中看出高贵、优雅、前卫。半个多世纪后,品牌主要客群早已不再是高级定制界。Demna
Gvasalia的设计显然与高雅无关。如果说他上任后的一个系列——2016秋冬系列中规中矩,近期刚刚发布的早秋系列则明显带有个人风格。

在Vetements执掌三季后,他被拥有98年历史的巴黎世家任命为艺术总监,成为了行业内的最大惊喜。在Vetement的服装结构中,显然能看到Margiela的影响,不过Demna
Gvasalia表示还来源于日本设计师Comme des
Garcons,并强调服装首先必须是以商业为导向。

Vetements与Levi’s联合推出的这一系列名为3 Open
Jeans,特别之处在于其拉链连贯的地方除了正常的前面以外,在后面从小腿到臀部的位置也设置了拉链。由于该设计过于超前,经推出后在Instagram引起大部分人反感,其中一款超短牛仔裤更被网友嘲笑为是高价尿布。

巴黎世家2016早秋系列

受到Vetements潮流荼毒的似乎不只有街头风明星和时尚达人,作为巴黎时装周组织单位的巴黎服装工会学院也在其中。上周统筹巴黎高级时装的组织机构已邀请Vetements为嘉宾成员。Vetements将在7月巴黎高定时装周期间展示一个时装系列。

图为售价60英镑的Vetements x Reebok 袜子

受地下、街头文化影响的Demna
Gvasalia距离所有高定时装屋,无论Chanel、Dior,还是Elie Saab、Jean Paul
Gaultier都非常遥远。或许,换个角度更便于我们理解:高定时装体系亟需新鲜血液。

有时装研究人士表示,此举将是非常有趣的现象,因为Vetements不完全是以大量创新设计而闻名,如Iris
Van Herpen或Francesco
Scognamiglio,因此,Vetements在本季时装周中包含的元素或许是一种野性的现代化时装尝试,也或许是在巴黎服装工会学院规范内的高级时装,然而,有一个强烈的争论是,时装需要现代化,但Vetements真的是能实现这一理想的品牌吗?

图为Vetements x Juicy Couture系列

作为高级定制行业的门神,巴黎时装公会所承认的官方成员中也只有区区十来个法国本土高级定制品牌和极少数外籍品牌,另外则是一部分流动会员。虽然门槛高,可每年下单的全球高定顾客来来回回只有几千名,其中不少是红毯常客。用以形容这些华服的成语基本就是“美轮美奂”、“费工费时”、“价值连城”。就如同一块被冰封凝固起来的美丽化石,高级定制被捧上神坛后,似乎丧失了自发生长力。

现在不断有人们对Vetements的发难,有分析人士表示,因为它收到的关注太多了,当一个品牌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它便需要处处小心,即便它的目的只是卖衣服。

图为被网友嘲笑为高价尿布的Vetements x Levi’s牛仔超短裤

今年戛纳红毯上,Black Lively身着Atelier Versace的高定礼服

人们不禁质疑,作为一个创立仅3年的年轻街头品牌,Vetements定价如此高昂的底气到底在哪里?

此时入场的局外人Demna
Gvasalia势必被寄予了改变局势的期待。他的兄弟、品牌CEO Guram
Gvasalia最近接受时尚评论人Suzy
Menkes采访时也透露,“高级定制的定义70年没有发生过改变”。这让整场“大秀”多了一个重要看点。

对此,Vetements首席执行官Guram Gvasalia解释道,此次与Levi’s推出的3 Open
Jeans系列主要是通过回收Levi’s牛仔裤再重新拼接制成,虽然回购一条牛仔裤成本为30欧元,两条是60欧元,但回收再造过程中所产生的其他费用成本通常会被消费者忽略。

与Vetements一同首次作为受邀嘉宾参与7月高定时装周的还有Iris Van
Herpen、J. Mendel、Francesco Scognamiglio和Yuima
Nakazato。上一季里出现的嘉宾品牌同样也将出席,其中包括郭培、Schiaparelli、Zuhair
Murad等等。

Vetements首席执行官Guram Gvasalia

本文相关推荐
香奈儿96号口红评测色号适合肤色最新价格表香奈儿洗面奶哪款好用香奈儿防护精华喷雾怎么样

Vetements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

他表示,Vetements有一个买手团队,负责在法国和附近的国家搜罗各式各样的牛仔裤,搜集到的牛仔裤全部会送到品牌位于巴黎的工坊,而重新拼接一条牛仔裤所需时间约为6个小时,裁缝们的时薪为20欧元,除去包装与邮费,成本约为400英镑,而为了确保品牌能够盈利并维持经营,定价通常是成本的2.7至3倍。

对于高价的街头风格产品,Demna
Gvasalia无奈坦承:一开始非常困难,我们是小品牌,而你必须与生产工厂就数量和无理的价格进行抗争。而Guram
Gvasalia早前接受WWD采访时曾表示,对他而言,如果生意不能赚钱,那只能称之为兴趣。

至于Vetements选择与Levi’s合作的原因,Demna
Gvasalia表示,一切源于他对制造商提供的牛仔裤样品质量感到非常不满,在迟迟没有找到满意的牛仔布料时,他拿出自己的两条Levi’s牛仔裤剪开后缝在了一起。随后,Demna
Gvasalia便决定与Levi’s推出合作系列。

更有意思的是,Guram
Gvasalia首次透露当初之所以推出高价DHL快递员T恤的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当时Vetements因为频繁发快递而累积了很多DHL的快递账单,Demna
Gvasalia自嘲说觉得像在为DHL打工,因此为每个员工做了一件DHL
的快递员T恤,没想到会成为快速售罄的热销单品。

Demna
Gvasalia在格鲁吉亚和德国长大,在安特卫普学习时装设计,曾与男装设计师和前卫的安特卫普六君子成员Walter
van Beirendonck工作。他曾加入Maison Martin
Margiela,在那里爱上了解构服装元素,这家公司也是许多Vetements团队成员曾工作过的地方。他随后在Louis
Vuitton的Marc Jacobs工作,和Marc Jacobs在一起,我学会了如何制造乐趣 。

实际上,很少设计师会像Demna
Gvasalia这样强有力地向人们表达自己的想法与意见。Raf
Simons最具突破性的时装秀发生在至少十年前,Jonathan
Anderson虽然为他的个人同名品牌J.W
Anderson绘画了大量前卫的设计图,但受浪漫主义的影响,其作品的真实效果在很大程度上被削弱了。Demna
Gvasalia的设计打破了人们对高级时装的固有印象,让人们意识到在现实生活穿他设计服装的必要性。

另外,Demna
Gvasalia表示创立品牌的灵感还来源于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并强调服装首先必须是以商业为导向。

有分析指,Vetements包含着Demna
Gvasalia的个人野心,它的目的不是创造真正美丽的时装,相反,是他对于停滞不前的奢侈品行业做出的一种反抗,Vetements就像一个奢侈的玩笑。

华裔博主Margaret Zhang穿着Vetements的最火单品DHL T恤

Guram Gvasalia则表示,DHL
T恤最初上架时,有买手下了1600件T恤的订单,最终我们只发了80件。他强调,Vetements对产品稀有性的坚持是时尚圈Less
is
more的最好体现,在如今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供不应求总比供过于求造成库存积压要好,也是激发消费者抢购欲望的主要因素。

Guram Gvasalia举例道,有一次,我们在Instagtram上传了DHL
T恤的图片,并配上仍有该产品库存的加拿大网站链接,仅一个小时该网站就卖出了1500件T恤。
可见,Vetements的产品并不存在有价无市的担忧。

据Guram
Gvasalia透露,Vetements的Instagram账号成立至今仅一年多,粉丝数从最初的5000猛涨至目前的174万,整整暴涨了348倍,与Vetements有关的话题贴文数量约45万篇左右,而这仅仅是Instagram一个社交媒体平台的数据。

Guram
Gvasalia表示,品牌能否在市场环境中找准自己的客户群很重要,而不是一直瞄准一线城市,Vetements押注在充满消费潜力的千禧一代。事实也证明,Vetements的选择是正确的。

值得关注的是,Vetements至今仍未有自己的实体店和官网,Guram
Gvasalia坦承地回答,不想分薄让Vetements火起来的第三方零售商的利润,目前Vetements已入驻mytheresa.com、Lyst.com、ssense.com、Stylight.com和Matchesfashion.com五大电商平台。
据他透露,电商渠道销售额占Vetements总销售额的一半,基本上新品上架后都会迅速售罄。

至于不开实体店的原因,Guram
Gvasalia指出,直营实体店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库存压力,无论你多想限制产品的数量,你要准备比实际需求更多的产品,毕竟一个专卖店不能总出现断货的情况,这有违我们的品牌理念。

对于Vetements将如何维持现在的增长态势,Guram
Gvasalia认为产品多元化是未来的发展重点,从未出过手袋产品的Vetements目前已开始和百年奢侈手袋品牌Delvaux的工厂合作,准备推出首个手袋系列,同时还与万宝龙在谈笔类产品的合作,Demna
Gvasalia计划将笔以别针的形式呈现给消费者。

可见,对于Vetements而言,所谓的增长或扩大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通过多开实体店去或通过入驻更多第三方电商平台去抢占市场份额,而是针对产品的延伸成长,Guram
Gvasalia强调,Vetements的发展核心始终是产品和消费者。

对于带领Vetements走向成功的秘诀,Guram
Gvasalia将Vetements比作自己的一个孩子,秘诀就是不忘初心,秉持着最初创立品牌的信念、跟随着自己的逻辑和直觉去经营Vetements。
他补充道,在Vetements就像在迪士尼乐园中一样,每天都很有趣 。

相关文章